内蒙古赴湖北医疗队员的日记:宁静的沙洋县

0 Comments

2月15日,大巴车上,从呼伦贝尔出发到现在,我们已经连续奔波了两天,大家感到很疲惫,一些队友已经靠着座椅睡着了,我迷迷糊糊间时不时还能听到另一部分人的说笑声……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时间很短,但因为是同行,再加上我们的岁数大多是80、90后,岁数相近,互相很快就熟络起来了。这支乐观向上的团队,大家在一起互相关心、齐心协力,一定会克服一切困难。

上大巴前,我们刚刚下飞机,就看到了早已在机场等候的对接人员。负责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士,从他的言语和表情中我们捕捉不到恐慌,他从容淡定地和我们队长对接。只是偌大的武汉机场,除了我们这些人再也不见其他乘客。空空荡荡的机场武汉机场大厅,让人看着心里一阵酸楚,这可是一座近千万人的城市啊……

再一次清点行李和物资利用了我们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虽然大家有些疲惫,但每个人各负其责,秩序井然。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大巴车已经徐徐开动,我们要经过三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荆门市沙洋县。

沙洋县,这个地名我是刚刚知道的,以前没有一点印象。在百度上搜到,沙洋县是荆门市“两区两市一县”中的“一县”,总面积2044平方公里,下辖13个镇。2018年,人口59万人,能搜到的信息仅此而已。沙洋县,这就是我们团队将要战斗的地方。

我没有睡意,一直透过窗户向外望去――街上空空荡荡。三个半小时的车程,我只见到一辆执行任务的警车和我们擦肩而过。

一路上,雪一直在下,直到我们到住处才停下来。这里的天气真的像送我们礼物的“呼伦贝尔武汉人”石先生所说,“湿冷”。

一下车,就感觉冷风把我们吹透了,但荆门市沙洋人的热情却又让我们的心里很暖,副县长亲自带领着一队人为我们迅速搬运行李、安排入住房间,一切顺利完成。

我们匆匆吃过晚餐就开始参加会议。当地的县长、当地人民医院院长还有自治区带队的领导分别向我们介绍了当地的情况和将要承担的工作任务,并向我们提出了相关要求。

沙洋县漂亮的女副县长的一番话情真意切。她说:“从此后,内蒙古和湖北就结成了亲戚。沙洋县的油菜花海全国闻名,等疫情过去,欢迎所有的内蒙古人来沙洋走亲戚,观赏油菜花。”我们对她的热情报以热烈的掌声。

晚上十点,刘靖队长又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进行了简单的工作分配,并提出了一些工作上的要求。会议开到了十点半。

回到住处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看见房间里杂乱的行李,顿时觉得无从下手,精疲力尽。从家里出来到现在已经有一天半的时间,我想应该给家人报个平安了吧。

这个“家人”,不只是我自己的家人,更是呼伦贝尔人。在我们出行的时候,呼伦贝尔那么多人来送我们,各级领导说了那么多加油鼓劲的话,现在还在耳边回响。市卫健委的领导,还有我们各自医院的领导,千叮咛万嘱咐,要求我们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这些话特别暖心。

在呼伦贝尔日报微信公众号发布的《赴湖北医疗队员的日记》(点击可阅读)能得到这么多人点击浏览,把我也吓了一跳。在留言区,我们看到了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的留言,收到了那么多的祝福。这些关心我们的人,这些温馨的祝福,这些加油鼓劲的话,是我们工作的动力之一。

对自己的家人,我内心挺愧疚的。我是瞒着父母出来参战的。出发前,快到海拉尔机场时,我接到了老爸的微信语音:“老姑娘,爸爸从同学那里知道你要去湖北了,爸爸为你骄傲!爸爸妈妈你放心,孩子你也放心,你要把自己照顾好,把病人照顾好,圆满完成任务。爸爸为你骄傲!老姑娘加油,武汉加油!”

2月16日一大早,我们开始整理物资,进行初步的工作任务的分配。县里举行了一个简单而热烈的欢迎仪式,并送来了慰问的水果。

2月17日我们即将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中。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从我们的住所向外看,沙洋县城不大。因为疫情,我们看不到街上的人。但从现有的店面招牌和街道布局来看,这个地方和很多小城市一样,宁静又温馨。但愿疫情早些过去,街市的繁华快点回来。

我们20名队员,没有集中在一个地方,被分别派往了几个地点,现在还没进入医疗现场。听说环境相对艰苦,这会给我们增加新的工作难度。但请呼伦贝尔人民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医疗队员2月17日将要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工作会非常忙碌。因此,报道会服从他们的工作时间,进行不定期更新,请读者谅解。